老叶粉小周苏,好多西皮吃好多西皮不吃😂😂😂

【叶平】原文片段摘(an)录(li)

大孙就是辣么苏!!!

一木又寸:


给自己吃一点叶平安利,你们也买一点嘛,什么向的都好(蹬腿.gif


叶修和孙哲平,站在一起就是苏的苏次方!






1(大孙在老叶面的画风也可以很活泼的!)


“咳,你手好了?”叶修这边大概也觉得包子这次说话有些不合适,连忙接话转移。


“不算太好。”孙哲平看了看自己的左手说着,“但至少赢了你。”


“哎呦!很嚣张啊!”叶修拍着桌子,“要不要再来一局,小唐把你的帐号卡拿过来。”


“我看就不必了吧?”孙哲平笑,笑容看起来挺狡猾。想永远胜过一个人,赢他一次就再不理他是一个当然犀利的办法。当然孙哲平和叶修之间有对决不可能只有一次,他们都是联盟初期那个舞台上最闪耀的大神。只是今天,他看来不想再给叶修机会了。




2


结果就在这时叶修也开口了:“对嘛,我早就说过了,你们的队伍应该有一个老将,哪怕实力不怎么样,也会有很大帮助的。”


“你在说谁的实力不怎么样?”孙哲平阴沉着脸。


“不要对号入座。”叶修提醒他。




3


次日,楼冠宁亲自过来相送。


“老孙呢?”叶修看到他后,倒是关心了一下孙哲平的情况。


“合约已经签定,现在就留在我们这边了,挑战赛你们需要的时候他会过去。”楼冠宁说道。


“好好利用他,可别浪费了。”叶修拍拍楼冠宁。


“换个词不行吗,利用什么的,感觉很卑鄙似的。”楼冠宁说。


“使用?重用?运用?启用?任用?备用?”叶修展示他非常的词汇量。




4(英雄就是这么爽快!)


“兴欣,打挑战赛吗?”孙哲平果然还是挺关心荣耀的,连挑战赛里的状况都知道。


“是啊是啊!”叶修欣然道,“挑战赛嘛,强度一点也不大,你可以随便打打找找感觉什么的,而且这次挑战赛里可是会遇到嘉世哦!正好你可以把他们干掉报当年他们抢你冠军的仇。”


……


“想让我帮你向嘉世报仇吗?”孙哲平冷笑。


“报仇?”叶修笑,“我只是想赢而已。”


“说得好,其实我也是。”孙哲平说。


“英雄,一起吧!”叶修说。


“帮我报名。”孙哲平手一抖,一张帐号卡朝着叶修飞了过去。挑战赛报名帐号,也是要刷卡登录的。


“爽快!”叶修接卡,立刻登录网站更新兴欣战队的挑战赛队伍状况。一般人再次目瞪口呆,怎么着?这么三言两语,一件很起来蛮重大的事就这么决定了?




5(斟酌了一下还是留下了这段)


“又想再破一次我们的繁花血景吗?”于锋听到张佳乐叫道。


“呵呵。你的资讯也太落后了。老孙,你站开点,万一打到你的话我会不好意思的。”叶修回道。


张佳乐一惊。视角转过。看到再睡一夏果然朝旁让了一让,似乎并没有再和他并肩作战的意思。而这时,张佳乐也终于留意到了再睡一夏头顶上的公会名称:义斩天下。




6


嘘声中,孙哲平早已经走下台来。比赛结果一出,他就立即起身回来了。


“这么快。”叶修笑着朝他伸出了手。


“我想早点休息一下。”孙哲平挥手和叶修击了一下,坐回了自己的位置,转头朝那边张益玮看了眼,仰了仰脑袋说:“骑士哈?”




7(哈哈哈哈哈哈我的笑点)


“怎么样?”叶修接着就开口了。


“你的分析,有一定的道理。”孙哲平点头。




8(请自由地……)


“不是号称四大战术大师吗,还有一个呢?”孙哲平说。


“肖时钦?”叶修问。


“好像是这名。”孙哲平点头。


“你多关心关心后辈行不行?名字都记不住啊!”叶修鄙视。


“嗯……”


“嗯是什么意思?”


“别废话了,找他看看!”孙哲平说。


“你到底搞没搞清楚状况啊!你知不知道他现在在哪个队?”叶修说。


“哪个队!?”


“嘉世啊!”叶修说。


“哦?”


“你哦什么哦,你不看转会新闻的吗?”叶修说。


“从来不看。”孙哲平说。


这点叶修其实是知道的,眼前这个人,确实从来不关心这种东西,对于他而言,管你战队有什么变化,反正都照死里砍就是了。


“问他恐怕不太方便。”叶修说。


“嗯。”魏琛点了点头,“没准那家伙会故意往歧路上分析来迷惑我们。”魏琛从没下限的角度来揣摩肖时钦的可能性。


“对。”孙哲平点了点头,“有这种可能,他们这些玩战术的心都脏。”


“是的是的,特别没下限。”魏琛连忙表示赞同,很显然,孙哲平所说的“他们”要包括叶修,四大战术大师之一嘛!


呵呵。”叶修干笑了一声。


“还不以为耻。”魏琛摇头叹息。


“反以为荣。”孙哲平也叹息,看着叶修,像是看着什么无可救药的东西似的。


“呵呵。”叶修又笑了声,“两个手下败将。”




9(一杯秒和三杯倒)


第一个敬酒的人刚下来,那边就已经有人嚷:“什么情况,什么情况?”


……


在荣耀赛场上无所不能的大神,被一杯酒就给秒杀了。


失去了主角,场面顿时冷了不少,那些冲上来想要敬酒的兴欣玩家们,都有些不知所措。


结果孙哲平过来。把醉倒的叶修扔到了一边后,挽起袖子大叫:“来,我和你们喝!”


……


“什么情况,什么情况?”


陈果这还在为孙哲平感到惆怅呢,结果那边就又嚷起来了,凑上去了一看,孙哲平也倒了。


“几杯?”一边一个端着酒杯,大概是正准备出手的玩家问着。


“三杯?”一人拿着空杯,有些不确信地说着。


有叶修的被秒杀在前,三杯倒算不上是什么惊艳之兴,但问题是,孙哲平上来时那君临天下的气势,让人太以为他是一个千杯不醉的酒中豪杰了,结果,就三杯?


三杯倒比起一杯秒,实在也强不到哪去。


……


“这么快又一个啊?”


沙发的一角,苏沐橙正在那磕瓜子呢,醉倒了叶修歪睡在一边,很快孙哲平就和他凑堆去了。




10


“怎么样,上不上场?”叶修握着孙哲平的手问道。


“当然。”孙哲平说。


“是吗,真想现在就把你的手捏烂啊!”叶修笑道。


“你试试。”孙哲平说着,手上加了几分力道。他手里有伤,但还没残疾到摸不得碰不得,只是不太能承受荣耀选手对手部高节奏细密操作运动的负担。




11


铁打的角色,流水的选手。


都过去了……


孙哲平暗里不只一次这样心下感慨着。但是此时,此刻。场上,站在他对面的,叶修!


孙哲平觉得自己好像一瞬间回到了最初的那些个赛季,熟悉的人,熟悉的角色,熟悉的事,熟悉的感觉。


“开始吧!”孙哲平右手握拳,送到嘴边。朝里吹了一口气。


这是他昔日习惯性的一个动作,很多粉丝都已经淡忘,不,连孙哲平自己,也没有在复出后重复往日的习惯。但是现在,忽然间有了一些都熟悉起来的感觉后,这种招牌式的动作,自然而然地就做出了。




12


“反应不错!”这一次,叶修有时间打打字了。这是一个只有散人才会遇有的技能变化,但孙哲平却反应过来了。


“别太勉强。”孙哲平也不管时机恰不恰当,反正是把赛前叶修丢给他的话原封不动地返还回去。


“一点也不。”叶修却是又接了一句,被崩山击冲击波弹开的君莫笑刚一触地,一道寒光带起,就朝再睡一夏抹了去。




13


在两位选手心中,这是一局从过去延续到如今的对抗。孙哲平好像从来都没有离开过,而叶修也好像是曾经的那个斗神。




14


这么多年了,自己受伤,退役,再复出,习惯还是没有改,而这个家伙,偏偏也还认得他这一点。于是在这一场,孙哲平找到当年的感觉,全面爆发时,叶修针锋相对的用招,顿时抑制住了孙哲平的攻势。


……


“真恶心!”澎湃的攻势被叶修这样掐断,孙哲平像吃了一只苍蝇一样恶心不爽。好容易找回昔日的感觉,怎么连这种糟糕的体验都一起回来了?这个对手,还是和以前一样讨厌啊!




15


“你的纪录到此为止了!”再睡一夏的剑锋指向君莫笑,孙哲平在频道里酷酷地回道。


“别吹牛逼,上轮老林也这么说来着,你知道后来怎样吗?”叶修说。


“老林?上轮你们打的不是蓝雨吗?”


“上上上轮!”叶修说。







再摘录一下原文大孙苏到我的片段!


为什么不摘录老叶?什么!开玩笑吗!全职五百万字不都是吗!!!






1


孙哲平的再睡一夏,手提着重剑,就这样从他们的正面直冲了过来。他明明只是一个人,但看起来偏偏就有千军万马般的气势。




2


“提问:一个卖了血的狂剑士,会怎样对待让他卖血的人?”


公共频道里,再睡一夏突然跳出这么一句话。正被一寸灰的鬼阵阻拦的心乱如麻的四人,一看这话,再转视角,就见再睡一夏已经开着狂暴直接旋风斩劈过来了。




3


电视机前观众的反应实在无法全数捕捉了,至于现场,已是死一般的一片沉寂。


观众绝大多数都是盯着这场比赛的,于是他们看到的,就是两个角色相遇,然后孙哲平的再睡一夏攻击攻击攻击,一直攻击,然后对手就死掉了。




4


两位解说,这时除了“不愧是曾经的第一狂剑”、“果然是第一狂剑”、“看这就是第一狂剑的实力”以外几乎没啥词了,没办法,孙哲平表现出的水平,也让两人不敢胡乱点评了,今天坑掉得已经太多,再掉下去三十条命都要用尽了。




5


陈果气,正待将这家伙赶走,一旁孙哲平突然开口:“你是谁?”


孙翔一怔,说话这位,貌似没在兴欣见过,但是假装不认识自己这大神的伎俩,倒是早就见识过了。孙翔这次没被撩拨起来,冷笑了一声,反问了一句:“你又是谁?”


“我是你爷爷。”孙哲平淡定答道。


我靠!


累得半死都懒得理会孙翔的诸人听到这个回答纷纷精神一振,各种仰视。这个回答真是太强势,太出人意料了。


孙翔果然招架不住,气个半死,怒道:“你胡说什么?!”


“我是不是胡说,回家问你爸去,不要在这碍眼了。”孙哲平依旧淡定。


“你你你……”孙翔你个半天,多个字也没说出来。结果孙哲平理也不理,手一挥,招呼众人:“走,回了。”




6


强攻不过,战术走位?


不,这从来不是孙哲平的风格,许多年前不是,现在也不会是。或许有很多人都在暗暗看着,看这伤退多年复出的孙哲平,是不是已经失去了昔日的雄风。孙哲平就是要让这些人知道,哪怕自己有手伤,哪怕自己每次只能经历几分钟的高水平战斗,但是就在这区区几分钟里,他不会退缩,不会回避,他将继续秉承他一贯的方式。因为这就是他的风格,这才是孙哲平,第一狂剑的风采,不会因为任何事而褪色。只能表现几分钟,那么就让人们看到这几分钟的精彩。


再睡一夏,猛然向前冲去。苏沐橙看得清楚,立时一个反坦克炮,三发炮弹接踵而至。再睡一夏举起重剑,旋风斩!


剑刃朝飞来的炮弹切斩去,爆炸的火光被剑刃劈作两半,纷纷扬扬从他身旁飞落。一颗,又一颗,接连三颗,都被孙哲平以这样绝对强硬地方式给劈斩了。再睡一夏,继续大步朝前挺进着。所有人都惊呆了。如此密集的火力压制,居然还要突进,如此蛮不讲理的作风,简直就是胡来。


换是任何一个人,这种行径,恐怕都会被人视作是找死。但是,孙哲平和他的再睡一夏,一步一步向前,敲打着每个人的内心,没人想到找死,他们所看到的,是一位职业选手,和他的角色,以不屈地意志,顽强地向前,一步一步,永不停歇,或许他会死在路上,但是,永远别想看到他做出丝毫妥协。




7


再睡一夏,一个听起来十分慵懒的角色名,谁也不知道孙哲平是出于什么心理起了这么一个名字,和他的风格实在是半分也不搭。而现在,扛着这慵懒的角色名,再睡一夏,赫然像是走完了万里长征一般。




8


面对“复出为什么选择了义斩而没有回归百花”时,孙哲平给出的答案只有三个字:我愿意




9


这等勇气,这等豪迈,确实不负昔日第一狂剑之名。不,哪怕时值之日,也没有人有这个信心,有这个勇气,用这种强硬的方式争取场上的主动权。这种选择,在很多人眼中或许并不明智,君莫笑的抓取技方才若是再快上一点点,也许就抢在再睡一夏攻势爆发之前将他扔出去了……


但是,孙哲平做到了,他不是第一次这样,他的职业生涯中,不知多少次将别人眼中的莽撞、不谨慎、太激进强硬地转化成了胜机。这当然不可能全凭运气,这当中所藏的,是精准的观察力和判断力,这之后,就是放手一搏的勇气和决心,而这,正是许多人欠缺,而孙哲平具备的。


哪怕是一向勇猛向进的韩文清,人们所见的却多是他的猛,而孙哲平,更多的是狂,视一切为无物的狂!




10


孙哲平的节奏,从来都是拉到最满,节拍的变换,快慢的转换?没有,孙哲平的概念里没有这些东西,他的节奏,向来就是一步做到位,一步就做到极致,于是此时,叶修的君莫笑一个一阶的狂暴,属性全面提升了一下下时,孙哲平的攻击节奏,却像是卡在了瓶颈一般,无法再催上一层,因为这已是他的极限,孙哲平向来就是在极限中比赛。






就是这么苏!


帅!

评论
热度(474)

© 瞬间 | Powered by LOFTER